Meeting Impressionists in Paris

19世纪时,一群蓄着胡子的画家到田野里画日出、画睡莲,掀起了印象画派的浪潮。这股风波中的大师无一不都是巴黎的住客。莫奈、马内、德加、高更、塞尚、莫里索等等,想要寻找这些大师,你当然要到“光之城”来。

克劳德·莫奈,《睡莲》,1914年后,巴黎:橘园美术馆

橘园和吉维尼花园 的睡莲

我们要从最著名的印象派大师莫奈谈起。巴黎是他的故乡,他也在这座城里学画,并同雷诺瓦、西斯莱和巴齐耶交友。莫奈画的最出名的巴黎当属《圣拉扎尔车站》(1877)。莫奈也画睡莲。一战结束后,他画了8幅巨型睡莲版面绘画,将其献给了政府。

橘园美术馆

在卢浮宫旁的杜乐丽花园里,你便能找到藏有这8幅睡莲图的橘园美术馆。藏有这些图的2间椭圆展厅取名“水仙”。走进其间,你仿佛走进了位于吉维尼小镇的莫奈花园里。吉维尼离巴黎不远,莫奈在这里的1亩地上用画家的灵感种上了郁金香、牡丹、虞美人、莺尾花、水仙,还在池塘里种满了睡莲,色彩温暖而动人,每一步都很美。喜欢莫奈的人,一定别错过巴黎近郊的玛摩丹美术馆,里面藏有世界上最大的莫奈藏画。

橘园美术馆

地址:Jardin Tuileries, Paris

网址: www.musee-orangerie.fr

保罗·塞尚,《玩游戏的人》,1892-1893年,巴黎:奥赛美术馆

奥赛博物馆的印象派殿堂

奥赛博物馆就在塞纳河畔。起初,建造奥赛博物馆是为了1900年世博会,那场大会迎来了8300个展家和5千万名参观者。后来,它被用作火车站,但因为卢浮宫的藏画太多了,所以既不属于古典画、也不属于蓬皮杜中心负责的19世纪现代艺术作品便被搬到这里来。奥赛博物馆因此成为印象派的殿堂。

你将在这里欣赏到许多大师之作。亮点有莫奈的《伦敦的议会大厦》(1904)、马内《草地上的午餐》(1863)、德加的《舞会晚餐》(1879),以及雷诺瓦的《煎饼磨坊的舞会》(1876)和凡高的《自画像》(1889)。塞尚的《玩纸牌的人》(1890-95)也格外重要。画中强烈的橘色、褐色和粗糙的笔触传递出外省农民生活的温暖与和谐。

奥赛美术馆

奥赛博物馆

地址: 1 Rue de la Légion d'Honneur, Paris

网址: m.musee-orsay.fr/en

皮埃尔·奥古斯都·雷诺瓦,《煎饼磨坊的舞会》,1876年,巴黎:蒙马特博物馆

蒙马特的画家们

法国大革命后,拿破仑三世大举将巴黎城内的土地分给他的追随者。平民只能搬到北边的蒙马特来。酒吧、咖啡馆和歌舞卡巴莱于是应运而生,画家们也都纷纷来到波西米亚风格的蒙马特这片高地。

德加、马蒂斯、罗特列克和雷诺瓦,这些名字只是住在蒙马特的画家中的几位。雷诺瓦的故居便在科尔托路13号,这座小洋房现已成为蒙马特博物馆,里面还能看到几幅画作。故居的花园清幽而充满灵性,透过阁楼的窗画你能看见那些油画中的风景。雷诺阿和他的3位挚友也常在Guerbois咖啡馆会面,相约一起去乡野画画。奥赛博物馆的《煎饼磨坊的舞会》描绘的便是蒙马特的晚间舞会。今天,这座风车磨坊依旧还在。当你漫步在可爱的蒙马特街区,仍可以看见许多画家在广场上作画。

蒙马特博物馆花园

蒙马特博物馆

地址:12 Rue Cortot, Paris

网址: museedemontmartre.fr/en/

皮埃尔·奥古斯都·雷诺瓦,《船上的午宴》,1881年,华盛顿:菲利普美术馆

印象派画家的夏都岛

塞纳河上有一座狭长的夏都岛(Chatou)被誉为“印象派画家之岛”。从巴黎乘坐快铁只要10分钟,即可抵达这里。19世纪的巴黎人喜欢田园风情,在周末常到岛上踏青、玩水。

印象派画家和诗人为了捕捉田野的阳光和绿地,也都聚集到岛上来。雷诺瓦便是其中一员。他常带上莫奈等好友,背着画架到夏都岛写生。岛上还有家福尔奈斯家(Maison Fournaise)餐厅。在暖洋洋的午后,雷诺瓦喜欢在这里喝杯咖啡、享受可口的午餐。他称这里是巴黎周围最漂亮的地方。他的《船上的午宴》(1881)便是在餐厅的阳台上画的。画中阳光明媚,绿意盎然,好友们谈笑风生。右下角的年轻男子是印象派画家卡耶伯特,他也常到岛上来划船和钓鱼。不远处的河边还停泊着一艘复制品船。

福尔奈斯家餐厅

福尔奈斯家

地址:Ile des Impressionnistes, Chatou

网址: restaurant-fournaise.fr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