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斯是英国最受欢迎的旅游景地之一 图/valdisskudre/ Getty Images Plus

Tales of Two Cities

走进巴斯,你也就进入了真正的英格兰。我在机场坐进一辆摇晃的双层老旧巴士,穿过充满英国乡村风情的延绵绿地,看着远方山丘上的一座塔楼废墟。其实,搭上一班火车很快就能从国际大都市伦敦抵达这里,但巴斯却有着截然不同的画卷。这里的下午从大普尔特尼15号酒店(no 15 Great Pulteney Hotel)的玫瑰茶开始算起。乔治亚风格的酒店里装饰着枝形吊灯、用珠宝做成的桌子,还藏着主人各种各样的收藏,既有餐厅里的药瓶,也有架子上的陶瓷动物。

图/Baños_Romanos

从古老的巴斯启程

巴斯是英国最受欢迎的旅游景地之一,每个人到这里的第一站就是罗马浴池。一万年前,它就已经流淌着这种冒蒸汽的绿色温泉水了,而它作为集体洗浴和社交的场所则可以追溯到公元70年。今天,通过身穿戏服的古罗马演员、全息投影技术和免费的导览,浴池废墟变得生机勃勃。你可以看见古罗马人是怎么在身上擦拭橄榄油,然后刮掉油和污垢,蒸桑拿,最后到热水里洗浴的。古罗马浴池在18世纪时被发现。当时废墟上的建筑总是发水患,一位聪明的考古学家于是决定开始挖掘。当废墟重见天日后,古罗马浴池就成了巴斯的主要景点之一。导游Ellie向我展示了几张维多利亚时代的人身着长裙来参观挖掘现场的照片。他们喜欢带走一些东西,Ellie笑着说道,包括环绕大浴池的古罗马铅管的碎片。

在巴斯,你还能找到简•奥斯汀(Jane Austen)乔治亚时代的英格兰。这位著名的英国女作家从1801年开始在巴斯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尽管更喜欢乡村风光,她还是将巴斯作为两部小说的背景。在那个年代,英格兰的贵族名媛,甚至包括王室成员,都会到巴斯来泡温泉。这些达官贵人从住宿地坐上轿车,被送到温泉的门口。除了泡澡,他们也外出散步,到大教堂里做弥撒,晚上到舞厅里跳舞、吃美食。今天的巴斯,城里到处都是咖啡店,不过我们在坐旅游巴士时得知,18世纪的富人更喜爱喝茶,而茶在那个年代可比琴酒都要贵多了。

图/Visit Bath

一个大赌徒

巴斯在18世纪时成为最时髦的度假地要归功于一个名叫理查德•纳什(Richard Nash)的庆典大师。他初来到巴斯城,通过赌博赢了一千镑。当时的平均年薪只有2镑,所以这无疑是笔巨大的财富。作为庆典大师,他在每场舞会上为淑女们挑选相配的舞伴,雇音乐家们给舞会助兴,喜欢牵线做月老,护送没有丈夫陪同的女宾,还管理赌博生意。很快,赌博成为城里的人气活动,当局试图要控制一些危险的游戏规则都难以进行。除了经典的轮盘和纸牌游戏外,来到巴斯的游客无所不赌,从赛马到猜测高度负重的轿子能支撑多久。纳什的好运也没有坚持到最后。当他死后,由于债台高筑,被埋葬在一个贫民区墓地里。

第二天早上,我在简•奥斯汀中心前等待开门,这时一位身穿历史古装的男子有礼地让我再等个半小时,他这就要开店。中心内挂着这位男子的肖像,上面写着,这可是全英格兰被拍照最多的男人。我们在中心里了解到简•奥斯汀如何成为一位著名的小说家,以及巴斯和它的社交生活是怎么被写进她的小说里。她通常写一个年轻的女孩从乡村搬到城市里,她进入城市的上流社会,企图寻找一个理想夫婿。奥斯汀深深地了解这个世界。她和姐姐都到舞会里跳舞,但两人皆终身未婚。这让她们依赖于男性家庭成员。女性的经济依赖也因此成为她小说不时出现的主题。近处有一家时尚博物馆,你将探索这个年代的华丽服装。里面有挂着枝形吊灯的公会堂,城里的年轻人就在这里面跳舞、相识对方。

巴斯修道院 图/claudiodivizia/iStock / Getty Images Plus

当夕阳西下,钟楼之旅带着我参观了巴斯修道院钟楼里的鸣钟。从这里,我们弯腰进入一个小门,走进木制的框架里,随后被告知我们现在就坐在修道院的拱形天花板上。天花板由许多石头组成,但没有使用一点砂浆。上面虽有许多洞,但已经超过五百年没有经过丝毫的修缮,年轻的导游自豪地说道。神奇的中世纪建筑技艺就这样将我们支撑在30米的高空。从钟楼上俯瞰巴斯的美景特别的迷人。

时髦的布里斯托 图/Destination-Bristol

走进时髦的布里斯托

十分钟的火车行程就将我带到布里斯托,一座因潮人酒吧、二次设计的船坞建筑、现代街头艺术而闻名的城市。步行导游Luke将他要给我们讲的布里斯托故事归纳为它最著名的市民:黑胡子、布鲁内尔(Brunel)和班克西(Banksy)。

在巴斯聚会的也许是那些上流社会的贵族,布里斯托却是水手们居住的港口。早期前往美国探险的船只都从布里斯托起航。在18世纪,它将商品从英国运往非洲,将奴隶从非洲运往美洲,将包括糖和烟草的作物从美洲运回英国,这样的三角贸易为布里斯托带来了巨大的财富。

世界最著名的海盗曾是来自布里斯托的瘦弱男孩。他的名字叫爱德华•蒂奇 (Edward Teach)。他大概就在河的对岸长大,离海岛的处决场并不远。我们被告知,蒂奇还到过城里最老的斧头酒吧(The Hatchet Inn)喝过酒。据说酒吧还有扇用人皮做成的门。在乘船到美国、然后偷了一艘船后,他成为一位长着黑胡子的强壮大汉,因此得到“黑胡子”的名号。然而,蒂奇的海盗生涯并不长,最后被斩首而死,但他的传奇却延续到了今天。

布里斯托 图/Jim Cossey

《鲁滨逊漂流记》

布里斯托的文学当然只关于水手和航船。驻足在250年历史的Llandoger Trow建筑前,Luke让我们想象一只船停泊在石子路广场,一位精疲力尽的男子走下船来。他的名字是亚历山大•塞尔柯克(Alexander Selkirk),先前他坐着船航行了数年,但却因为与船长的争执,被遗弃在一座无人岛上。他在岛上活了4年,直到被救后才返回布里斯托。当他在酒吧里讲他的故事时,坐在一旁的年轻作家丹尼尔•笛福(Daniel Defoe)偷听了这段故事。笛福当时研究的正是海盗故事。不久后,《鲁滨逊漂流记》在伦敦发表。笛福成为世界知名的作家,但水手的故事却被不再被想起。

布里斯托的名片克里夫顿吊桥 图/TheBristolNomad/iStock / Getty Images Plus

码头的主题还要谈到世界著名的工程师伊桑巴德•金德姆•布鲁内尔(Isambard Kingdom Brunel)。他因为天马行空的作品在布里斯托备受尊敬。他不仅设计了布里斯托的名片克里夫顿吊桥(Clifton Suspension Bridge),还建造了那个年代最长、第一艘铁壳建成、配有螺旋桨的客运船:SS大不列颠号蒸汽船。这项设计使得横跨大西洋成为可能。SS大不列颠号承载着数千名移民来到澳大利亚。我们参观了完全复原的狭小卧房、用餐和散步的房间,里面真人大小的玩偶展示他们在船上的日常活动。楼上则有一群上学的孩子们像水手一样在爬索具。

《挂在外面的情人》

神秘的班克西

当黑奴贸易结束后,过大的船只难以进入河港。布里斯托失去了航海时代的魅力。但它成功地重整待发,变身成欧洲的潮人之都。布里斯托有匿名的街头艺术家班克西,他在最近一次拍卖中将它被拍出超过1百万英镑的作品当场摧毁。尽管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他的艺术生涯却是从布里斯托开始的。在城市中心就有一件他最出名的作品之一:《挂在外面的情人》(Well Hung Lover),一幅描绘了裸体男子为躲避情人的丈夫而吊在窗外的画。现在这幅画的价值攀升地如此之高,以至于当房主想要卖房时,他们决定先卖掉画,然后将房子作为附赠品送给买家。

布里斯托的街头艺术

直到今天,布里斯托是毫无争议的街头艺术之都。除了班克西外,城里还活跃着大量的街头艺术家。他们在狭窄的巷子、路边小道、地下通道、建筑的墙和桥上大胆地作画,每个地方都有涂鸦,艺术跃然城中。来自全世界各地的街头艺术家旅行到布里斯托,在它的墙上作画。我们停下脚步,欣赏模板涂鸦艺术家JPS的精美艺术品,还有本•威尔逊(Ben Wilson)城里最迷你的作品——他在口香糖上作画。班克西的成功使得街头艺术不再被清理掉。房主人们还会邀请艺术家来装饰建筑。这在已经变成露天街头画廊的纳尔逊街(Nelson Street)上格外明显。

这一切和布里斯托的快乐氛围相得益彰,喜欢不同生活的人都会在这里找到归宿。

英国海岛: 和马恩岛民一同竞赛

你想拜访巴斯和布里斯托这两座城市吗?请查看 巴斯&布里斯托攻略

版权声明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