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ring in Fontainebleau

耶稣升天日通常是五月的某个周四,这一天是许多欧洲国家的法定假日。这个传统节日的宗教意义正被人们淡忘,而成为很多欧洲人一年中第一次自驾露营的时节。五月的欧洲,春暖花开,草长莺飞。

Wednesday 过巴黎不入

从荷兰鹿特丹到法国抱石攀岩“圣地”枫丹白露 (Fontainebleau) 车程约500公里。我们一行五人——来自德国的凯,美国伙伴丽莎和柯林,还有正巧从美国飞来看望儿子的珍妮,到枫丹白露与德国的朋友们会合。 租车的时候没有问清楚,半路上发现车里配备的导航出了荷兰就不能用了。倒不担心比利时路段,但法国境内,尤其是巴黎附近的公路网络极其复杂,如果一不小心驶入巴黎市区,再想出城会很费工夫。于是丽莎打开手机导航,柯林负责读地图,坐在副驾的我协助方向盘后的凯仔细确认路标,在终于成功离开高速公路的时候,大家击掌欢呼。路途中共同经历困难,绝对能快速拉近彼此的距离。 驶上了法国的乡间国道,所有喧嚣刹那间消失。穿越在一望无际的田野上,路两旁看不完的油菜花和晚霞,夜幕缓缓降临了。

几经周折到达营地 (Campings à Malesherbes),已是深夜。在接待处按下门铃后,马上有管理员披了外衣匆匆跑来开门,引我们找到为珍妮预订的营地固定房车。很快又在附近发现了一位德国朋友的房车,周围草地上已经有十几座帐篷,这里就是我们的大本营了。大家都已歇息,营地悄然无声。我们戴着头灯,搭好帐篷后,又坐下来围着露营灯喝一杯。烧烤的建议虽然充满诱惑,但最终疲劳战胜了饥饿,吃了点零食便钻进了温暖的帐篷。

Thursday 重逢

醒来时,天刚蒙蒙亮,依稀听见红尾鸲的叫声。虽然只睡了很短的时间,昨天路上的疲劳已经全消。取出炉具生火烧水,冲好咖啡,静享户外清晨的恬静时光。茵茵草地上结满晨露,空气清新,不远处一条小河,一对白天鹅浮在水面,我却没有丝毫羡慕,因为我与它们一般地悠闲自在。渐渐地,营地开始苏醒过来。一朵朵帐篷拉开之处,探出一个东张西望的脑袋,相互打量,而后相认,问候拥抱。玛奴和本尼邀大家在他们的天幕帐下入座,共用早餐。热烈的寒暄过后,大家拿出人手一本的《枫丹白露攀岩指南》,定下了今天要去的攀岩区。驾车前往的路上,街边的一爿小店里,只花了几个钢蹦儿,从女老板手中换过一大袋食物,有刚烤好的法棒,软奶酪,肉肠,矿泉水,还有带着绿叶的小桔子。

枫丹白露森林

走进森林,幸福感扑面而来。枫丹白露这个名字充满了想象力。可是任何的想象都不及它一半的美丽。铺满针叶和松果的林间小道呈星形向四面八方散开,阳光透过树叶洒落在岩石上闪闪发亮,随处可见松鼠跳跃彩蝶飞舞。古老而神秘,又蕴含无限生机。林中遍布奇形怪状的砂岩石,可称一大奇景。历经岁月,砂岩表面形成的凹凸,裂缝和棱角,是自然馈赠攀岩者的一份厚礼。枫丹白露近50个抱石区内有上万条线路,分别在岩石上用白黄橙红蓝黑色标识出难度系数。今天选的区域(Canche aux Merciers)白黄橙色的简单线路居多,适合初学者和热身。 岩石间的一块圆形空地正好可作休息地。放下沉甸甸的食物,大家活动开来。抱石运动特别强调团队精神,伙伴们三五成群,轮流尝试一条线路,共用抱石垫 (crashpad),互做身后保护(spot)。抱石线路高不过几米,也便于大家一起研究动作,相互探讨。 因为各人身体条件不同,即使是同一条线路,每个人的完成方法各不相同。这正是攀岩的乐趣所在。在岩石上常会产生惧怕,不知这一步踩下去以后如何继续。事实却往往是,站稳这一步之后,你总能找到下一个支点——就在手或脚刚好够得着的地方,恰好印证了“车到山前必有路”。 下午4点多,太阳的热力逐渐消退,大家也玩得有些累了,准备回营。离开前,本尼提醒大家记得带上自己的垃圾。大家离开后,他又再仔细检查确认了一遍。 稍事休息便开始准备晚餐。二十来人,十几口灶,营地上炊烟袅袅。这时,最后一名成员马丁从德国赶到了。由于时间仓促,他既没买食物,也没带炉具,把一箱德国碧特博格啤酒 (Bitburger) 摆到中间,求搭伙。大家纷纷热情相邀。

Friday 世外高人

今天选了难度稍高的攀岩区 (Le Cul de Chien)。这里的风景野性十足,在大自然的威慑之下,人变得格外安静而专注。今天感觉状态不错,午休后,我们决定挑战一条仰角线路。仰角最考验肘力和身体张力,也需要正确的方法。筋疲力惫之时,来了一位体型精壮的银发老者,一看离地的姿势就知身手不凡,手脚如带了吸盘,稳如壁虎,腾挪窜移,一气呵成,最后的落地稳健无声。满怀敬佩之情,凯按照中国礼仪向他敬烟一支,他微笑着接受了,并和我们聊起来。他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从小就在岩石上攀爬,这里的岩石没有他不认识的。对他来说,攀岩就如行走一般自如。抽完烟,将烟头装进随身携带的迷你烟缸,向我们传授了几招抱石秘诀后,挥手告别。 今晚马丁在安迪“家”搭伙,两个身高超过一米九的小伙子一边切菜一边争论“炒蔬菜时是应该先下青椒还是先下西葫芦”。得益于民主制度孕育出的辩论文化,德国人大都能言善辩。两人据理力争互不相让,却又非常逗趣,上演了一出精彩的即兴对口相声,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珍妮的房车里有一个小厨房,她用红薯和棉花糖为大家烤制了一流的美式甜点。我们队里的小朋友已经和邻居的两个荷兰女孩成为了朋友,晚饭后一起在草地上奔跑游戏。 在这里,日子一下子变得很单纯。生活的所有内容除了抱石,便是做饭和聊天。快乐,原本可以这么简单。

Saturday

今天大家分头行动。一组挑战高难度线路,一组继续轻松玩抱石,我们决定同珍妮一起去镇上观光,顺便采购今晚集体烧烤的食材,几个未去过镇上的朋友也加入了我们。枫丹白露镇枫丹白露是一座秀气古朴的小镇,我最喜欢它的与世无争。在这里,你完全感觉不到时间的存在。大街小巷里有不少咖啡馆,甜品店和书屋,只恨不能每间都进去坐坐。经过枫丹白露宫(Château de Fontainebleau)时,情不自禁要驻足赞叹它的富丽堂皇。12世纪以来这里便是皇家狩猎行宫,里面有花园、教堂、拿破仑纪念馆,还有一间收藏着圆明园文物的中国馆。跟着地图,很容易就找到了自由市场。小贩们的叫卖声格外动听。因为听不懂话语包含的意思,转而格外留意它的节奏和韵律。各种蔬菜和新鲜食材都来自附近的农场,有着童年记忆中蔬菜的颜色和清香,瞬间激发了我们的购物欲。回营地的路上,车很低。

音乐无国界

回到营地后大家就忙开了。除了德国烧烤架上必不可少的香肠和肉排,也出了不少有创意的新鲜菜品:奶酪蘑菇,青椒肉串,还有超级特大汉堡,几位美国伙伴联袂为大家献上一道色香味美的烤南瓜。由于大部分时间都用德语交谈,美国伙伴们一直有些插不进话。丽莎认为德国人都是懂荷兰语的,于是用她刚学的荷兰语跟马丁交谈。平时妙语连珠的马丁却羞涩得不知如何应对。这时,柯林弹响了吉他,唱起一首美国民谣,丽莎为他和声,听者如痴如醉。音乐一首接一首,渐渐有人低声跟唱,弹到人人都会几句的歌曲时,又变成一场大合唱。月色,草地,音乐,烛光,欢笑,不说别离。


分享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