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盛开的杏花》Almond Blossom/Vincent van Gogh, Saint-Rémy-de-Provence, February 1890/ 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Vincent van Gogh Foundation)

Looking for Japan

凡高在安特卫普的艺术商店找到一叠日本浮世绘版画时,一个新世界为他打开了大门。凡高太喜欢这些版画了,他买了不少幅,住在巴黎的时候就开始临摹。在搬去法国南部之前,在信中他提到自己在“寻找日本”,然后结尾很开心地说最后他到达的小镇“就像一个日本的梦”。

当年他收集的数百张彩色版画上画着扭曲的树和穿和服的妇女,这些画让这位艺术家觉得“幸福而又开心”。“我羡慕日本画家能让画中的一切都极其明晰,从来不会显得平淡,从来不会显得敷衍。他们的作品如同呼吸一样简单,只需要自信地画上几笔就能描绘出一个人,就像扣上你的背心一样从容,“他在给他弟弟提奥的信中写道。

图/Bridge in the Rain, Vincent van Gogh, Paris, October-November 1887/ 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Vincent van Gogh Foundation) (左) 和 Flowering Plum Orchard, Vincent van Gogh, Paris, October-November 1887/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Vincent van Gogh Foundation) (右)

吃土豆的人

在凡高发现日本木刻版画之前,他黑暗、阴郁的画里画的都是穷人。他描绘农民在田地里辛苦劳作,织工在织布机旁工作,农夫在他们黑暗、破旧的房屋里生活。他在荷兰时最好的作品就是《吃土豆的人》(The Potato Eaters),在一幅黑暗的背景上,贫穷的农夫在破败的棚屋里吃晚餐。

当他发现巴黎现代艺术——印象主义和点画法——和日本木刻版画之后,凡高的风格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崇拜日本艺术,却不是日本艺术的专家。我们知道他把这些版画挂在画室四周的墙壁上,尝试模仿颜色和构图,直到他终于掌握了这种技艺,”凡高博物馆馆长Nienke Bakker告诉《hi欧洲》。今年凡高博物馆正在举办一个关于凡高和他的日本艺术情结的大型展览。 在日本三家博物馆展出后,现在展览将回到阿姆斯特丹的凡高博物馆。

Bakker认为,传统的日本艺术在欧洲艺术家看来是现代的、自由的。“凡高已经来到了巴黎,和其他艺术家一样,他正在寻找使绘画更具装饰性、而不是现实性的方法。 他们想要尝试不同的东西,这些版画完全符合他们想要做的事情,” Bakker说。

图/Portrait of Père Tanguy,Vincent van Gogh, Paris 1887, Musee Rodin (左)和 In the Café: Agostina Segatori in Le Tambourin/Vincent van Gogh , Paris, 1887/ 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Vincent van Gogh Foundation) (右)

日本趣味 (Japonaiserie)

凡高迷上日本艺术并不奇怪。1886年前后,他到达巴黎的时候,曾经闭关锁国几百年的日本已经与西方进行了差不多30年的贸易,来自亚洲的产品涌入欧洲国家。精彩之处在于,来自日本和中国的艺术品如此受欢迎,以至于从艺术到手工艺,从服装和建筑的一切都成了欧洲人模仿的对象。凡高以非常低廉的价格从巴黎亚洲艺术品经销商那里买了几百张版画。他开始模仿其中一些版画,描绘出雨中的小桥、开花的树和日本艺伎。在图画周围,他也学着原作,画上装饰画框,写上日文汉字,还装点上一些自然图案,比如竹子、青蛙和仙鹤。

凡高起初还想卖出这些版画,甚至在蒙马特(Montmartre)他最喜欢的咖啡馆Le Tamborin举办了专门展览。这家餐厅由他的情人Agostina Segatori打理。他画了一幅她坐在咖啡馆桌边的肖像,背景上是那些版画。但是由于一幅画也没卖出去,他只好把这些画拿回来继续当作灵感的来源。

图/Vincent van Gogh, La Crau with Peach Trees in Blossom, 1889, The Samuel Courtauld Trust, The Courtauld Gallery, London

花开

尽管在前往法国南部之后,凡高就不再复制日本的艺术,但在他生命中最多产的时期,自然的主题、鲜花和艳丽的色彩仍不断出现。对于文森特来说,花朵是新生命的象征,当他到达阿尔勒(Arles)时,果园里的果树正要开花。这给他带来了丰富的灵感,他几乎每天画一幅画。直到四月,他还抱怨说他不得不再找一个画画的对象了。凡高最著名的日本风格作品《盛开的杏花》(Almond Blossom)创作于1890年,作为送给他的弟弟提奥和弟媳乔安娜的礼物,他们的儿子文森特•威廉 (Vincent Willem) 刚刚出生。

凡高确实发现了许多其它主题,从桥梁到田野,甚至把自己画成一个日本僧侣,还向提奥解释他是怎样歪斜眼睛,使肖像看起来更真实的。“他把这幅画交给了保罗•高更 (Paul Gauguin),用日本僧侣和谐共处的例子鼓励高更在艺术家团体中与他人一起创作,” Bakker告诉《hi欧洲》。

图/Self Portrait (dedicated to Paul Gauguin) , Vincent van Gogh, Arles, September 1888, Harvard Art Museums/Fogg Museum (左) 和 Courtesan /Vincent van Gogh , Paris, October-November 1887/ 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Vincent van Gogh Foundation) (右)

小孔

尽管凡高后来的作品较少受到日本版画的直接影响,那些启发依旧存在。日本画家常常把构图的中间位置空出来,有时前景上的物体会放大,这些元素凡高仍在使用。Bakker和其他策展人一起在过去的五年时间里对凡高作品中的日本影响做了研究,从而为这次展览做好了准备。在她看来,凡高的作品中处处可见来自日本的影响。“除了显而易见的相似之处外,还有很多地方。在读凡高的信时,你会发现日本艺术对他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范本,给他的艺术创作指明了一个新的方向,这在他的作品中显而易见,比如使用明亮的颜色作为背景,地平线偏高,黑色的轮廓和剪裁构图等。 ”

凡高对日本艺术的痴迷,从他被精神疾病折磨起开始慢慢消退。“最后,他更多地封闭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当疾病发作时,他放弃了用日本范例创造新艺术形式的努力。他理想中的日本也慢慢消褪在了背景中,” Bakker说。

凡高去世后,几百幅版画中的大多数都由他弟弟提奥保管并传给了家族后人。这样,如今的凡高博物馆就收藏了数百幅版画。版画上的小孔仍可证明哪些是凡高当时选择钉在墙上的作品。Bakker 说:“这些作品对于他的艺术发展方向非常重要。他的选择很冲动,但毫无疑问他是对的。”

Tips: 凡高与日本展览 Van Gogh & Japan, 2018年3月23日至6月24日,网站: www.vangoghmuseum.nl 凡高博物馆 免费讲座:6月3日下午2至3点,凡高博物馆会议厅

更多文章: 一个中国人眼中的凡高


分享此文章